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挪威如何实现渔业转型之路,变身“三文鱼强国”?

挪威如何实现渔业转型之路,变身“三文鱼强国”?

更新时间:2019-10-24 15:06:27 

来源/新闻

每年9月至11月是挪威鲭鱼(也称为大西洋鲭鱼)的旺季。

但是一艘名为“比克兰德”的“豪华”围网渔船“懒洋洋地”停靠在世界上最大的挪威蓝白色鱼类公司佩拉吉亚的加工厂码头。

“伯克兰”就像一个现代酒店,为船上的挪威渔民提供不同的房间甚至休息区。它配备了现代导航、鱼类勘探和捕鱼设备。船上的大多数渔民都在三四十岁。他们是年轻人和中年人。他们戴着太阳镜,肤色健康。

即使在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渔民也不必在海上呆很长时间:一旦他们钓到蓝白相间的鱼,即使他们没有填满他们的船舱,他们也会很快赶回来,因为他们必须确保鱼的新鲜质量卖个好价钱。

挪威渔民和“伯克兰”围网渔船过去常常捕捉蓝色和白色的鱼。这篇文章中的图片都是由一位风起云涌的记者刘慧图拍摄的。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断发展和创新,这是挪威渔业的新面貌。挪威拥有101,000多公里的海岸线,是世界第二大海产出口国,水产养殖和渔业发达。在过去的40年里,我国的渔业已经走出了过度捕捞、无序管理等问题的困境,成为全球海洋经济的典范之一。

“我们非常高兴挪威政府为其海洋经济创造了如此好的品牌。”挪威中型海鲜公司leroy空运海鲜部的团队经理汉斯·彼得·维斯塔雷(Hans peter vestre)在位于该国第二大城市卑尔根的总部办公室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当然,我们并不同意政府的每一项规定,但就长期发展而言,这样做是正确的(政府实施监管)。”

挪威渔民销售组织norges sildesalgslag的销售总监克努特·托格纳(Knut torgne)对该报表示,“与40或50年前不同,渔民现在在这个行业中是一个更强有力的参与者,每个人都为这项工作感到自豪。”

"追求可持续发展是每个渔业从业者的共识."他强调,与此同时,政府的严格监督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专注于捕鱼的高薪渔民和受许多部门监督的“张志和”

“挪威海洋渔民的年收入约为70万至80万挪威克朗(约55万至63万人民币),这是一份不错的工资。”克努特说,“不像40或50年前...每个人都为这份工作感到骄傲。”

20世纪60年代之前,挪威渔业保持了总体增长势头,但渔民靠捕鱼谋生并不容易。

在1969年的鲱鱼危机之后(当时不受控制的过度捕捞导致鲱鱼捕获量急剧下降,并导致危机编辑的说明),挪威渔业部在20世纪70年代停止了对新渔船的许可,并引入了配额制度。配额制度,加上渔船退出补贴和结构配额等激励政策的实施,大大减少了渔船和渔民的数量。根据挪威渔业局的数据,1960年,挪威登记了42,000艘渔船,这是历史上最高的数字,大约有70,000名渔民。2018年登记的挪威渔民不到10,000人。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背景是挪威在1969年发现了大量近海石油,石油工业开始蓬勃发展。有利的收入和工作条件吸引了大量渔民转向石油开采行业。与此同时,鲑鱼养殖技术在20世纪70年代也取得了突破,一些渔民从捕鱼转向水产养殖。

这些变化不仅更有效地保证了渔民的收入,而且减轻了捕捞强度和渔业监管的负担。

自1970年代以来,配额制度一直确保每种鱼类都受到全面和详细的配额管制。此举被视为对挪威渔业的一次彻底变革,一方面将渔民转变为生活优裕的中产阶级,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渔民的反对。

"有时渔民只想捕鱼,无法忍受如此复杂的程序和规定."克努特在采访中坦率地说,“挪威渔民在收入和福利方面处于有利地位。他们也是控制最严密的群体。”

以一名从事近海捕鱼的挪威渔民为例。他和他的渔船必须先有双重执照。其次,在海上捕鱼时,他们必须严格遵守政府的指示,完成分配的捕鱼配额,以确保许可证不会被吊销。

由于挪威90%的渔业资源是由邻国共同拥有的,因此需要与丹麦、俄罗斯、冰岛和其他国家协商确定渔业资源在各国之间的分配情况。

随后,挪威贸易、工业和渔业部根据谈判结果向挪威渔民分配了一份份额,并发布了最新的捕鱼行为守则。渔民应准确填写捕捞日志,记录捕捞的种类、数量、时间和地点,并在到达岸前一小时通过电子报告系统向主管部门报告相关信息。买家需要记录交易的类型和数量,并向渔民协会报告相关统计数据,或直接使用渔民销售组织建立的拍卖系统。在整个过程中,渔民和渔船受到渔业部门、海岸警卫队、渔民协会和其他机构的监督。

norges sildesalgslag等渔民营销组织的主要职能是确保渔民能够及时以公平价格出售渔获。该组织运营的在线拍卖系统允许渔民立即通知卖家他们的收获,并在他们一回到岸上就完成交易。作为回报,组织从每笔交易中提取0.65%的成本。

挪威渔民销售组织norges sildesalgslag销售总监克努特·托根

“这是挪威渔业的特色之一。虽然我们最初由政府建立,现在受政府监管,但我们实际上对渔民负责。”克努特说,“如果你过度捕捞,最终会影响渔民的生活,在沿海创造就业机会,影响经济,弊大于利。”

在某些方面,受到严格监管的挪威渔民和渔船也“放松”:除了捕鱼,他们不需要担心鱼的销售、加工和出口。在政府和各种组织的合作下,渔民只需要完成最基本的捕鱼工作。

“每个人都希望永远使用海洋。只要政府的法规侧重于如何捕鱼和如何实现工业可持续性,我们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这也是政府监管的边界和合法性来源。”克努特说。

新的挑战和风险仍在继续,鲑鱼养殖模式转向沙漠

挪威于1964年成立了渔业部,是世界上第一个设立渔业特别行政部门的国家。2014年,挪威贸易和工业部并入渔业部,成为今天的挪威贸易、工业和渔业部,也是渔业管理系统的最高级别。罗伊·安格尔维克于2018年被任命为挪威贸易、工业和渔业部国务秘书,他最近获得了一个新头衔:渔业和海产品部国务秘书。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网站,挪威的商业水产养殖始于1970年左右,现在是世界领先的鲑鱼生产商和出口商之一。由于市场容量有限,挪威90%以上的海产品出口到国外,成为世界第二大海产品出口国。

近年来,随着野生鲑鱼的逐渐减少,沿海地区的水产养殖已经发展成为挪威渔业的主要产业,野生鲑鱼被用于养殖鲑鱼。

每个渔场的建立都要经过审批,要检查海洋指标,还要评估该渔场是否会对环境产生影响。农场建成后,如何饲养鲑鱼也需要遵守严格的规定。挪威政府控制鲑鱼养殖的每一个环节。

在挪威,捕捞野生鲑鱼已经成为一种娱乐而非食物来源。

然而,新的挑战和风险继续出现。2017年,为了保护受海虱侵害较少的野生鲑鱼物种,挪威政府在当年10月出台了新的法规,将海岸划分为13个生产区,并根据相关地区野生鲑鱼死于虱子的情况限制产量增长。

根据当时《纽约时报》的报道,新规定引起了养鱼户和其他从业者的愤怒和反对,包括挪威鲑鱼养殖者海洋收获(marine harvest),他们也表示新规定为时过早。

然而,越来越多的从业者找到了更积极的对策。美威还选择使用以海虱为食的“清洁鱼”来解决海虱侵扰问题,并投资开发新技术,以消除养殖鲑鱼逃逸带来的隐患,减少海虱数量。

从业者开始建造坚固的椭圆形农场。渔场周围将采用封闭设计,以防止鲑鱼逃脱,并更好地防止海虱入侵和扩散。

挪威布罗姆公司鲑鱼养殖场

两年后,挪威政府抗击海虱的计划取得了显著成效。根据7月11日鱼内网站上的一份报告,挪威贸易、工业和渔业部已经将每条鲑鱼的海虱数量限制从0.5减少到0.25。

自2016年收购挪威最大的拖网渔船公司havfisk以来,拉里集团已开始在挪威和苏格兰养殖鲑鱼和鳟鱼,同时也销售野生捕鱼。对拉里来说,政府的压力是有保证的。

自今年5月以来,罕见的赤潮灾害已经在挪威的诺德兰和罗姆斯海域爆发,造成约13,000吨鲑鱼死亡。为了弥补生产者的损失,挪威渔业部门表示,受赤潮灾害影响的鲑鱼生产者可以根据损失的鱼类吨位向政府申请豁免mtb(许可证允许的最大生物量)限制,并在最长五年内补偿损失鱼类总吨位的60%。60%的配额可以根据每个企业的农业经营和收获计划“自由获取”。

受灾难影响的企业都不是上市公司。产量下降,价格上涨。像拉里这样的大生产商获胜,而政府的支持帮助中小型鲑鱼养殖场生存下来。

“虽然政府干预的体系很复杂,但术语很清楚。这是可以预测的。拥有一个你80%同意的监管体系比拥有一个你今天100%同意的体系和另一个你明天完全不同意的体系要好。”拉里的媒体总监对激增的新闻发表了评论。

挪威政府还将目光投向海外,着眼于为鲑鱼养殖建立的完整工业模式,以及市场和环境中的新风险。彭博9月报道称,挪威投资者控制的迪拜(阿联酋)维京公司计划在“沙漠国家”建立首个鲑鱼养殖项目,目标是到2023年每年向沙特消费者提供多达5000吨养殖鲑鱼。去年3月,阿根廷和挪威签署了一项国家水产养殖项目协议,以帮助发展阿根廷南部的鲑鱼产业。

单边主义影响很大,中国是一个重要的积极因素。

今天,人类日益受到全球变暖、冰川融化、过度捕捞和其他生态问题的困扰。经历了30年可持续发展的挪威渔业似乎更加平静。然而,在全球贸易单边主义和海运业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挪威政府在积极向世界寻求新增长点的同时,不断加强其“内部技能”。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在其“2019年全球海鲜地图2019”报告中表示,全球海鲜贸易形势可能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保护主义的加剧、多国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贸易摩擦、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新技术的创新(影响深远的海洋农业和陆地农业)、非洲的猪流感和其他问题都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改变行业趋势。

挪威外交部国务秘书延斯·弗里奇·霍尔特(jens frlich holte)在奥斯陆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随着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出现和英国离开欧洲的不确定局势,挪威评估称,今天的外交环境越来越困难。

“挪威一直从自由贸易中受益匪浅。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多边主义和多边贸易体系在世界上得到扩展和发展。这种情况对挪威非常有利,使我们能够通过规则和多边机制与其他国家合作。”

但他接着说,“现在我们看到英国离开欧洲,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冲突增多,对挪威这样的国家来说,情况将变得更加困难。挪威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经济体,因此我们将密切关注当前的全球趋势。”

"挪威致力于维护和发展与中国的稳定外交关系."霍尔特继续强调。

《2019年全球海鲜贸易图》也证实了中国三文鱼市场的巨大潜力。「过去五年,海产入口商的排名并没有改变。欧盟、美国和日本仍在前三名。然而,中国的进口增长迅速,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将超过日本。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鲑鱼和贝类进口的增加。”报告写道。

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底中挪关系正常化后,挪威海事局对中国市场的营销预算从140万挪威克朗(约117万元)增加到1000万挪威克朗(约837万元),增长近9倍。

2018年,中国进一步扩大了挪威三文鱼市场准入,允许南特伦德拉格、诺兰和罗姆斯县三文鱼产区的产品进口到中国。正因为如此,挪威对中国的鲑鱼出口大幅增加。

根据今年早些时候《渔民杂志》网站的英文版报道,今年上半年是挪威海产品出口史上最好的半年。根据挪威海鲜局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挪威共出口130万吨海鲜,出口总额为512亿挪威克朗(411.6亿人民币),主要是由于来自欧盟和中国市场的需求增加。

然而,挪威的海产品出口是欧洲最大的市场,剧烈的政治变化给挪威的海产品出口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当选英国首相后,他威胁要在10月31日前带领英国脱离欧盟,不管是否与欧盟达成协议。2018年,英国从挪威进口了20万吨海鲜,包括鲑鱼,使其成为挪威的第四大市场。

Anstevik日前向澎湃新闻指出,挪威已经与英国签署了“过渡协议”,即现有协议在离开欧洲后一年内将保持不变。挪威海产品的直接出口受影响较小,但海产品的非直接出口将受到很大影响。

相比之下,作为挪威第三大海鲜出口市场,中国海鲜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正使其成为挪威三文鱼出口商和销售商的主要目标之一。

安斯泰维克还说,除了鲑鱼,挪威也看到中国消费者对蓝白鱼的需求增加。这些趋势被视为新的积极信号。中国是挪威海产品出口地图的重要稳定因素。

挪威鲭鱼

挪威中国大陆和香港海洋局局长博维亚(Bovya)表示,今年上半年,挪威对华蓝白鱼出口达14724吨,同比增长63%,达到2.37亿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1.9亿元)。受蓝白色鱼类的带动,远洋鱼类的出口量也有显著增长。

目前,中国与智利、澳大利亚和冰岛等鲑鱼生产商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允许他们以零关税向中国出口海鲜。挪威尚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奥斯陆一名高级外交官9月中旬向澎湃新闻透露,中挪自由贸易协定经过几轮谈判取得了巨大的积极进展,希望尽快向外界发布积极消息。

据中国商务部9月16日消息,第十六轮中挪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于9月9日至12日在武汉举行。双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环境、法律问题、争端解决、竞争政策、政府采购、电子商务、制度规定等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取得了积极进展。(本文摘自《[澎湃新闻》)。如果您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wx@fishfirst.cn。)

[关键词:挪威鲑鱼鲭鱼养殖

  • 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8月畜牧行业销售简报

    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8月畜牧行业销售简报

  • “海贝思”已致11死126伤,日本海上自卫队阅舰式被迫中止

    “海贝思”已致11死126伤,日本海上自卫队阅舰式被迫中止

  • 民警值班忙 家属来探班

    民警值班忙 家属来探班

  • 天微凉,花正好,在京郊赴一场花园民宿之约

    天微凉,花正好,在京郊赴一场花园民宿之约

  • 国庆出游好去处:昙华林提档后“文艺”开街,惊喜就等你来!

    国庆出游好去处:昙华林提档后“文艺”开街,惊喜就等你来!

< >

Copyright 2018-2019 ukom100.com 豆腐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